1. 首页
  2. 资讯

席慕容散文集

怎样评价席慕容的《乡愁》?席慕容是中国当代著名的诗人,作家《乡愁》创作于80年代,先不论席慕容的〝乡愁〞是否只抒发私人情感对儿时故乡的怀念;在两岸首次难得开启传递对话的年

怎样评价席慕容的《乡愁》?

席慕容是中国当代著名的诗人,作家《乡愁》创作于80年代,先不论席慕容的〝乡愁〞是否只抒发私人情感对儿时故乡的怀念;在两岸首次难得开启传递对话的年代,尤其在蒋经国先生的进步思想推动下,确实产生了一段回归的轰动,也激起了大部分有同根同祖思维的爱国人士,思念祖国,热切回归祖国之大热情。所以,席慕容的《乡愁》无疑是代表和唤醒了很大部分中华赤子之心的思乡之梦。

只可惜两岸通邮通航的成果,直至难能可贵的〝九二共识〞也屡遭李登辉等台独投机者的破坏,这首《乡愁》也伴着无数愁白了头的老者,遗憾地长眠于一水隔望的祖国宝岛~台湾省!

席慕容的作品怎么样?

谢谢邀答。

席慕容的作品,大气,细腻,朴素。她的散文,她的现代诗,我都喜欢。我是60后,读着她的诗文长大。尤其深爱她的《独白》,只节选一小段:

在一回首间,才忽然发现,原来,我一生的种种努力,不过只为了周遭的人对我满意而已。为了搏得他人的称许与微笑,我战战兢兢地将自己套入所有的模式所有的桎梏。走到途中才忽然发现,我只剩下一副模糊的面目,和一条不能回头的路。 ——席慕容《独白》

席慕容有哪些诗特别打动你,为什么?

楼兰新娘----席慕容 我的爱人 曾含泪 将我埋藏 用珠玉 用乳香 将我光滑的身躯包裹 再用颤抖的手 将鸟羽 插在我如缎的发上 他轻轻阖上我的双眼 知道 他是我眼中 最后的形象 把鲜花洒满在我胸前 同时洒落的 还有他的爱和忧伤 夕阳西下 楼兰空自繁华 我的爱人孤独地离去 遗我以亘古的黑暗 和 亘古的甜蜜与悲凄 而我绝不能饶恕你们 这样鲁莽地把我惊醒 曝我于不再相识的 荒凉之上 敲碎我 敲碎我 曾那样温柔的心 只有斜阳仍是 当日的斜阳 可是 有谁 有谁 有谁 能把我重新埋葬 还我千年旧梦 我应仍是 楼兰的新娘


一棵开花的树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 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 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於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

1.

假如爱情可以解释、誓言可以修改

假如你我的相遇,可以重新安排

那么,生活就会比较容易

假如,有一天

我终于能将你忘记

然而,这不是随便传说的故事

也不是明天才要上演的戏剧

我无法找出原稿然后将你一笔抹去

--席慕蓉《错误》

2.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席慕蓉《一棵开花的树》

3.

在年轻的时候,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人,

请你,请你一定要温柔地对待他。

不管你们相爱的时间有多长或多短,

若你们能始终温柔地相待,那么,

所有的时刻都将是一种无瑕的美丽。

若不得不分离,也要好好地说声再见,

也要在心里存着感谢,感谢他给了你一份记忆。

长大了以后,你才会知道,在蓦然回首的刹那,

没有怨恨的青春才会了无遗憾,

如山冈上那轮静静的满月。

--席慕蓉《无怨的青春》

4.

我,是一朵盛开的夏荷,

多希望,你能看见现在的我。

风霜还不曾来侵蚀,

秋雨还未滴落。

青涩的季节又已离我远去,

我已亭亭,不忧,亦不惧。

现在,正是,

最美丽的时刻,

重门却已深锁,

在芬芳的笑靥之后,

谁人知道我莲的心事。

无缘的你啊,

不是来得太早,就是,

太迟……

--席慕蓉《莲的心事》

lt;被选入高中阅读书>

5.

在那样古老的岁月里

也曾有过同样的故事

那弹箜篌的女子也是十六岁吗

还是说今夜的我

就是那个女子

就是几千年来弹着箜篌等待着的

那一个温柔谦卑的灵魂

就是在莺花烂漫时蹉跎着哭泣的

那同一个人

那么就算我流泪了也别笑我软弱

多少个朝代的女子唱着同样的歌

在开满了玉兰的树下曾有过

多少次的别离

而在这温暖的春夜里啊

有多少美丽的声音曾唱过古相思曲

--席慕蓉《古相思曲》

有哪些好看的当代散文集?

好的当代散文我真的没有,最近在整理旧书时发现了一本曹靖华的《飞花集》,我想起来了,这本书是1979年,和我在一个厂的,上海的工友毛小鹏送给我的,他知道我喜欢看书,就把这本书给了我。算起来这本书在我这里己有三十六年了,三十六年,弹指一挥间,改革开改,祖国发生了翻天履地的变化,当年的小伙伴都进入了退体年龄,我的工友毛小鹏早己定居上海,今天翻出这本书三十六年前工厂的工作,学习,生话,历历在目,慷概万千,,,,,

《飞花集》是我很喜欢的一本散文集。她收录了作者四十篇散文,这些篇幅中,又以回忆鲁迅先生居多。作者从事翻译工作,与鲁迅先生交往密切。作者回忆鲁迅先生的文字,满怀深情,始终不愉,他是鲁迅生的忠实朋友,这既出自于他对鲁迅先生的衷心景仰,也是出自于中原人淳朴的真情。书中四分之内容,是作者描写从东南到西北边疆的社会生活,山水风物。作者善于运用新旧社会对比的手法,把新中国成立后边疆少数民族的幸福生活和人们健康快乐的感情表达出来,象一幅幅浓郁的边疆风情画,字里行间散发了时代气息,及作者对国家,民族,政党,领袖高贵真挚的情感。

作者在后记中写了这些文章创作的背是和原因。一方面祖国百花齐放的氛围正炽,一方面承文学编辑到他的住处,通过聊天方式巧妙地约稿。这本书是作者从两本散文集中选出来的合集,出版时间1978年春。作者取唐代诗人韩翊的一句诗,春城无处不飞花,取飞花二字为这本散文集命名。这既表达了散文集的意境,也烂瑷了作者的时代情怀。

书的封面插图我也很喜欢。封面以鹅黄淡绿为主,几枝柔柳吐出嫩芽,在温薰的春风里潇洒地飘荡,两只春燕展翅飞向左上方画外蓝天,象征着改草开放的春风吹拂大地,祖国处处春意盎然,全国人民意气风发,,,,,,。

如何评价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

作家铁凝,是沿着文坛中尽人皆知的一条最为平坦、最为安逸的路走出来的。与她同时期的作家,因为时代的特殊性,也不乏一夜成名的神话,但像她这么早就少年成名并且如此舒畅的,还是无法找出第二人来。

她生而早慧,也大器早成,时人共奇之。出身高知家庭,18岁高中甫毕业,就写出了《夜路》、《丧事》这样超出年龄的力作,备受瞩目,并被作为文坛种子选手着力培养;等1983年的《哦,香雪》一刊发,那种与彼时文坛流行风完全异趣的大家风范,更是让她火遍全国,并迅速当选为河北一省的文联副主席,成为那个时代所有文学青年的偶像,亦或梦中情人。那一年,她才20来岁,花信年华,名位与文章,已经相看两不厌。

而在那一年,余华刚兴奋地进入海盐县文化馆,莫言还在为跳出农村辛苦准备考试,王朔则整天在火车站那里溜达倒卖车票做着朝不保夕的黄牛生意。


可惜这世上之事,最忌讳的就是个十全十美。月满则亏,树上的果实,一旦熟透,马上就要坠落,凡任何人总要稍留欠缺。一个成功者的叙事,往往会开端于一个惨烈的失败,铁凝也不能例外。

(图:画家孟晓云与铁凝1985年南京合影)

铁凝在事业上大圆满,但在感情问题上,“丁香暗结意中情”,却一直是个“苦主”。个人情感问题,本是私事,本不值一提也不该一提,但这也是文学界人所共知之事了,也没什么不能说。而且我要说的重点,不在八卦,而是感慨,连文学之业,其实对女人也要比对男人残酷。人类自有女作家以来,从萨福到波伏娃,从李清照到张爱玲,从杜拉斯到余秀华,不管古今中西城乡强弱,你是不念无畏也好,是湔裙梦断也罢,总过不了男欢女爱这一关,也没有不遍体鳞伤的,而你又不能缺失这种爱恨情愁磨碎而来的养料,悟出世情,碾出文思,汇为深广的作品。世间万事,唯有情感的碾碎,最会融进一个女子的血脉,彻底改变她的文学基因。飞絮飞花何处是,层冰积雪摧残,疏疏一树五更寒,这是所有女性作家的宿命。

2007年,报上大张旗鼓报道铁凝终于结婚的消息。那一年,她已经50岁了,我还在上学,食堂中放下饭碗看《南方周末》专文,还兴致勃勃地跟对座的同学讨论,这位号称文坛头号的美女作家,两鬓可以找出多少根白丝。她结婚的对象是经济学家华生,那些知音体文章说她为此“等待了16年”,可这些终究是说给大众听的,所有文学界中人都心知肚明,她确实无怨无悔地等了16年或者更长的多。

(图:2007年,铁凝携手名经济学家华生步入婚姻)

但是她等的对象,根本不是华生,而是另外一个同样声名显赫的某男作家。一位作品惊世骇俗,性情也放浪形骸的年长作家,等他就像等候一艘在软红欲海上下沉浮、时隐时现但永不会朝她靠岸的不系之舟。


我常想,不去体味这种经历和苦痛,恐怕永远难以理解铁凝,无法去读懂她的作品是。

比如,《玫瑰门》里的叶龙北,《没有钮扣的红衬衫》里的安静,《大浴女》里的方兢,她所有作品里的人物设置都犹如“自叙传”;比如,她《大浴女》里对女人身体炫耀的描写片段,特别是借助书中人物所写的“这一段故事”,女主把作家情人写给她的信,全烧掉然后纸灰兑水喝进肚里,据说就是惊心动魄的“实录”;比如,《玫瑰门》、《无雨之城》等书中总爱搭讪上有妇之夫的感受描写;比如,很多作品里都出现的那位劳改犯出身的文化名人等等,都可说是“死水微澜”的追忆。

而铁凝自己也在其散文《女性之一种》中说过,“人们通常的看法是,女性的自赏意识终归强烈于男性。身为女性,我不免也受了这通常看法的传染”。这位身相庄严,气质上看起来特别尊贵又坚韧的女作家,论世俗事业的成功,可谓打败了所有男性同行,但是情感的依托上,依然摆脱那个男性同行“灵与肉”的纠缠,以及“绿化树”的笼罩。

1991年5月的某日,铁凝冒雨看望冰心。“你有男友了吗?”冰心问。“还没找呢”铁凝回答。“你不要找,你要等。”90岁的冰心老人说。一等十六年,那个浪子还是没有回家,但是等来了近十部作品,还有海内外瞩目的中国作协主席的高位。

花盛则谢,光极则暗。这到底是幸是命,当事人甘苦自尝,我们不好去偷窥一二。但是我总觉得,这段经历作为女人来说固不堪回首,但是作为作家,她确实应该感谢这段生活额外奉送的阅历。因为这段悠悠心绪,她得以作为一个抒情者、一个倾诉者、一个歌哭者、一个狂笑者、一个祝福者亦或呐喊者,把自身也放进书里,将眼泪、脉搏、微笑、祷祝及滴在心头的血一并和文字搅拌,在与书中的人物互为代言人的同时,成就一部部杰作。


有铁凝,我还应该想到的,是一个很古老的文学命题:清贫助笔,名利伤才。

2006年11月12日,铁凝当选为中国作协主席。这是中国作协成立近60年以来,迎来的首位女主。那时,不知有多少人为她欢欣鼓舞,但是现在回首,那些掌声几乎就是欢送的预示:这位杰出的女作家,在被名利包围的同时,也将被文学缪斯抛弃了。

写作毕竟是一个有关心灵与精神的事业。最可怕的写作生涯,莫过于落入自我和外界制造的俗套,一入此套子,就必然陈旧,会像工艺品那样,失去灵动和情感,尸居余气,形神已离,不足虑矣。也就是说,对于任何一个作家来说,阻碍创作最大的因素往往有二,一是“江郎才尽”,二是被“名闻利养”所包围。 前者,是一种自身内在的才思的枯竭,每一个写作者都将不可控地或短暂或长期面临这种悲剧。而后者,则意味着身心被低级趣味、庸俗不堪泥沼般污浊的生活所重重围困,灯红酒绿,子夜歌阑,销魂时候,窗门大开,苍蝇进来,是每一个灵魂都难以抵挡和提防的腐蚀。所以,为此风流歇竭,文思荡然,是“古已如斯”,也被时下无数才子佳人所验证的。

大概也因此,自2000年出版长篇小说《大浴女》并随之当选作协副主席之后,铁凝实际已经逐渐辍笔,在扶正之后其写作生涯更是“无画无诗只谩夸”,再也没有作品可贡献了,偶尔涂鸦不过是天低衰草芦荻风残中的酬应游戏,不值一哂。倘追溯缘由,这到底是 “椅上人”无法惜寸阴挤闲暇,还是作为“哥德小姐”养尊处优早已才思减退,我们也是不得而知的。

同样不得而知的是,当“作家铁凝”渐行渐远渐无书,换来“铁凝主席”觅官千里赴神京时,是幸是命,应该也是和有关铁凝的,另一个得不到解答的闲话了。

2012,12,16

蒋方舟七岁写作,九岁发表散文集,天才少女为何人比书红?你怎么评价她的作品?

蒋方舟这个人我是通过一个叫圆桌派的节目有所了解(没全看,就是偶尔看一两分钟),我以片段式的形式观看的,她在这个节目里的表现一般吧。但是我没觉着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不对,应该有一个吧,就是特立独行,胆子应该挺大吧(猜测)。有新的了解是在郭德纲做的一期,只看了个开头出场,好像是一个讨论高考的节目里知道她曾经做过一个少儿什么协会的主席,才知道她9岁就写书了。不过以她的平淡表现还真没激起我有想看她书的欲望,所以至今我没看过他写的东西。不过还是谢大师兄邀请。




怎样评价梁实秋的散文集《浮生如梦》?

想知道梁实秋先生的朋友圈长什么样吗?打开《浮生如梦》一探究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